当前位置: 主页 > 行情价格 >

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

  • 发布日期:2020-09-13 00:00 文章来源:未知 文章作者:中国复合肥网

核心提示: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6月1日发布《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新兴经济体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健康和经济危机,全球需求崩溃和供应链的

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6月1日发布《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新兴经济体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健康和经济危机,全球需求崩溃和供应链的广泛破坏正在通过贸易、金融和商品价格造成严重的经济影响。

(一)经济衰退严重

全球疫情中心正逐渐向新兴经济体转移,5月底约有12%的新冠死亡病例发生在新兴经济体。(图1)

大多数新兴经济体正以惊人的规模和速度萎缩。据测算,2020年新兴经济体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平均将收缩3.2%(图2)。今年巴西、墨西哥和南非的GDP将萎缩4.5%以上,仅印度尼西亚将保持增长。2021年新兴经济体的前景高度不确定,按目前基准情景预测将增长3.4%,但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和下行风险。

(二)公共债务恶化

过去十年,主要中央银行放松货币政策导致全球流动性增加,许多国家积累了庞大的公共和企业债务,甚至比全球金融危机时要高(图3)。巴西、印度、南非和土耳其的企业债务超过GDP的100%。而且大部分债务是以外币计价的,随着获取外汇的紧缩和资产负债表的迅速恶化,债务危机的风险增加了。即使新兴经济体设法保持金融和宏观经济的稳定,去杠杆化压力也将导致复苏非常脆弱。

(三)复苏动力不足

疫情爆发前,一些国家已面临经济困境。2016至2019年,新兴经济体的GDP增长率仅为2.3%,远低于过去十年。原因包括2014/15年大宗商品价格暴跌、投资疲软、结构性问题和增长来源多元化等。此外,全球化支撑有所下降,国际贸易失去动力,中国逐渐放缓,巴西、印度和南非投资表现特别差,其固定资本占GDP的比率持续下降。

(四)劳动力市场脆弱

新兴经济体的劳动力市场状况岌岌可危,即使产出有所恢复,也很难重新吸收已经失去的数百万个工作岗位。原因一是劳动力市场的摩擦会导致复苏缓慢,破产企业重启困难;二是持续的危机会加速自动化,导致日常工作的消失,工作和工资将两极分化,加剧收入不平等。因此,这可能导致永久性的高失业水平和劳动力市场的进一步分化。

1.失业率高企(图4)。疫情对新兴经济体的劳动力市场造成了严重破坏,劳动密集型服务部门受到的影响最严重,数百万人正在失业或大幅减少收入和工作时间。许多企业,尤其是营运资金和信贷额度很少的中小企业,可能会破产。

南非失业率升至29.1%,近60%的年轻人失业;尼日利亚失业率从2015年的不到7%升至23%,预计将升至30%;土耳其失业率从2018年初的约9.5%升至近15.0%;巴西失业率从2015年的约9%升至12%,预计今年将创历史新高超过14%;印度3月份失业率为8.7%,是3年来的最高水平,预计4月将飙升超20%;截至4月中旬,印度尼西亚约有280万工人(占劳动力的2.1%)失业或被迫休无薪假,未来数月失业人数可能增加到520万;墨西哥3月中旬至4月初之间损失了35万个正式工作。

2. 不平等加剧。就业问题受教育、性别、年龄、种族和族裔鸿沟等不平等现象驱动(图5)。妇女、青年、移民和土著等低技能工人更容易受到裁员和减薪的影响,他们主要从事零售、饭店、酒店、运输和娱乐业,更依赖机器,远程工作能力低。

新兴经济体就业市场存在巨大的性别差距。沙特阿拉伯女性失业率为30%,是男性的两倍以上;巴西男性的月收入比女性高28.7%;土耳其男性参与劳动率约为69%,女性低于35%。新兴经济体中约有30%的年轻妇女没有工作和上学,是男性的两倍。

青年失业率居高不下,青年工人通常是首批因经济衰退而被解雇的工人。尼日利亚青年失业率为35%;印度4月份有2700万年轻人失业。青年将是沙特阿拉伯未来几个月受影响最大的群体之一,尤其是在非石油部门。

3.非正规经济严重(图6)。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墨西哥的非正式程度超过60%;巴西和南非为30%至40%。在非正规部门,失业救济等社会保护几乎不存在。巴西、墨西哥和南非约有35%的弱势人口受到社会保护;印度只有10%;在尼日利亚这个拥有约8500万人的极端贫困的国家,社会保护接近零。

(五)贫困现象加剧

据预测,巴西贫困率将从2019年的19.2%增至2020年的24.3%,墨西哥从41.9%增至48.9%,其他新兴经济体也可能出现类似增长。巴西、墨西哥和南非等国已经是收入最不平等的国家,10%最高收入人群的收入占国民收入的50%以上,高于美国的45%和西欧的40%。

(六)救济政策受限

大多数新兴经济体政府债务高企,财政救助的政策空间有限,但各国仍在采取了现金转移、工资补贴、粮食援助、税收减免和加大中小企业信贷等措施(表1)。主要挑战是如何救助原本不在社会保护计划中的弱势群体和受危机影响最大的群体。加强社会保护体系对于促进包容性增长至关重要,否则新兴经济体将更容易遭受发展挫折,导致社会和政治动荡。